譚詠麟“你知我知”国际网络歌迷俱乐部

查看: 315|回复: 2
收起左侧

情追2003左麟右李演唱会(体育场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9-20 11:05:0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(上)
    去年五、一长假由于“非典”不得远足,而阻碍了我上海之行,今年十、一长假恰逢03左麟右李上海演唱会,真是与谭校长有缘呢。
    从南昌到上海要12个小时。我在南昌出发是9月28日晚上,到了上海刚好天亮。与接我的朋友一起来到了他的“XXX饺子馆”,饺子馆被众多发屋包围着——我说,环境不错啊……嘻嘻!朋友骂道,我可处了女朋友了,别胡扯。朋友说假如没有谭咏麟开演唱会,这次又不来了吧?我说哪呢?这不来了嘛……接过朋友的票,票是160元的,很漂亮、精致。朋友说我只能买这样的票位了,过两天是你生日,也权当给你的生日礼物吧?我对准票就是一个重重的Kiss——谢谢哦!他说谢个P,本想买80元的一起去看的,但居然一下子都卖完了。我只好表示遗憾的说,能中个足彩的话就好了。
    我来之前,朋友电话上说看演唱会的还有个伴,曾经在饺子馆隔壁做过事,她也买了票,是680元的。她现在某区,明天下午会过来。
    次日下午,那个女的来了,朋友管她叫霞子。一个下午都说了关于些爱伦故事。然后一起早早的进了晚餐。但霞子拖三拉四的,直到6点才出发,上了公交车又忘了买胶卷。一拖就是6点半,要知道去体育场有二十多个站呢。越近体育场车就越慢,车就象蜗牛在爬,真是慢啊!还剩两三站时,车几乎都动不了了。我于是叫司机停车,下车抓起霞子的手就跑,她又穿的高跟鞋,真急死人……约好在某地方等,匆匆买了萤火棒、闪光挂链等——各自找自己的位置去了。
    喏大的一个看台只我还在找座位,早到的人们都奇怪的盯着我,好象在说现在怎么还有人入场?那种异样的眼光真叫人难受,我真想对他们大声说,同志们,我可是铁杆伦迷,别误会啊……终于找到了位置,抬眼望去,灯火闪闪,上座率大概95-%。还差10分钟就8点啦,那叫一个“激动”。啊!——快到8点时,大家情绪高涨起来,满场呼喊声,这边喊那边应,甚是壮观。接着又是七万多人齐喊,有节奏的喊、有节奏的尖叫——阿伦、阿伦、伦伦伦伦伦……10、9、8、7、6、5、4、3、2、1耶!——《雾之恋》缓缓响起。这时,就在这时,有个0.01秒的全场停顿!接着,又是一阵欢呼!哦——看!满场灯光摇曳!阿伦,我们的阿伦终于出现了!!我们尽情挥舞着手中的萤火棒,迎接我们最爱的阿伦——当然还有克勤。连唱了几首经典老歌后,我方如梦初醒,环顾四周的人们,他们都全神贯注的看着舞台。我左边上的是一对情侣——其间那个女孩子全部身子都靠在她的男伴身上,眼含着泪光,一只手抓住那男的裤子,一只手挥着萤火棒!她的那个男伴把她搂的紧紧的,好象是生死别离一般。我忽然感到自己太对不起阿伦了,看别人干什么呢?……
    前面的阶段,左麟右李还翻唱了些别人的老歌。其间阿伦唱了首飞沙走石的《冬之寒号》,那厚实的声音把个体育场都塞的满满的,克勤也哎呀哦哦的哦了几句,算是幽了阿伦一默。然后克勤念了些赞助单位的名称,趁此空挡,我小喝了口水,焦急又努力克制自己,运着气等待下一轮呐喊。然而,阿伦又下场稍息去了,离开舞台时一再推介说今天的主角是克勤,随后克勤唱着一些不太熟悉的歌,我的心不由的渐渐沉了下来……心想,霞子是不是也与我一样不会唱克勤的歌呢?
(下)
    喔喔、喔呵呵、呵呵呵……什么声音,哦天!是《红日》,好克勤啊!那激动人心的魔幻旋律响起时,全场翻腾起来,这边落那边起,如海啸一般,我几乎听不到克勤在唱,是的,我怎么能听得到?因为这是大合唱。克勤,你太棒了!说实话,克勤的歌老早就听过了,如传唱一时的《护花使者》等。但没有“中毒”的那么深。因为我的偶像只有一个,那就是阿伦——哦!阿伦果然就出来了。当阿伦随着升降机缓缓的升起,那无比熟悉的前奏急促的响起来,是《水中花》呀,而且是国语,我最爱的一首歌。我的天,两首绝世好歌竟然相继出来了,大家朝圣一般欢呼,满场更是一片沸腾,起伏的人影如热浪滚滚,我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感受,我只知道我当时流泪了,一年后的今天,想起时仍热泪满眶……从那一刻起到现在直至未来的日子里,我发誓那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——随着那如行云流水般的旋律,如痴如醉的和唱着、和唱着一首首爱过的老歌——从《难舍难分》到《半梦半醒》,从《护花使者》到《爱情陷阱》,直到《至少还有你》的尾声不断的反复——结束了!一小撮坐在靠前排的伪伦迷(这些家伙应该是拿的赠票)以为演唱会就此结束,开始带头退场。而我们仍坚持着,坚持阿伦不会抛弃我们。滚!该死的伪伦迷们,这里不欢迎你们。那些家伙经过我们看台,我用瓶子狠狠的砸了下去——导致我的咽喉在后半场严重的缺水。
    经过我们的赖场!——你们还想要吗?——银幕上终于出现这么几个字。大家更报于嘿嘿的叫声!阿伦千呼万唤始出来——只穿着短袖,就差一点没有赤搏上阵了。那些退场的人们又跌跌撞撞的爬回来——有一个家伙还摔了个四脚朝天……哈哈!只能呆在后面看了,怎么也挤不进去,活该啊!已经没有人管他们了,体育场已经到了白炽化的阶段——
    阿伦总是那么的体贴我们的感受,开始让我们点歌。阿伦的耳朵真的是好哇,我后面有个伦迷大喊《爱在深秋》果然就《爱在深秋》,绝对满足你的要求。然后就是劲歌大串烧,说哪边呼声高就跑那边,体育场都快唱的着火了。紧接着又是《左邻右里》。好个左麟右李,这边麟来那边李,时而各站一角高歌,时而交错奔跑。还不时向或台前或远处的伦迷挥手致意。 刚唱完,马上《朋友》又响起来了,真是一环扣一环啊!我都快喊的喘不过气来了——终于唱完了!才知道什么叫汗流夹背。是真的说再见时候了,但我们打死都不走。左麟右李只好又再奖了两首劲歌:《捕风的汉子》与《夏日寒风》,两阵暴风刮的体育场的台柱子差点没塌下来……
     整整四个小时的演出终于结束了,快乐的时间总是过的那么快。我们最爱的阿伦再也不出来了。
    曲终人散后,所有的人们都走光了,我慢慢的走在空荡荡的体育场,低着头边走边一排排的挨个看,看看地上有没有丢弃的票——一张都没有,只有满地的空瓶子、瓜子壳……
后记:
    出了体育场,霞子已经在那等我多时了,回去时,当然少不了说些感受之类的话。
第二天霞子回到她所在的那个区去了,过了两天她打电话来我朋友那,说相片冲洗出来了,不过不太理想,要我过去取。
    霞子好小气,只把挑过剩余的给我,都是很模糊很小的。我说你不是有底片吗?可以再冲洗过啊,她居然说怕第二次冲洗的效果不好。所以不能让我挑。稍微清晰点的不行,还说她自己的相片倒可以给我一张。她又拿出演唱会的宣传海报给我看,并且说她有三张,我求她给我一张,又不肯。晕死。我说真的要早点回去,要不赶不上车啦。她又说不吃晚饭我怎么向你朋友交代啊?晚饭时,我们喝了点酒,她的酒量蛮好的,喝了两瓶啤酒。我趁她有些醉意向她要那演唱会的海报,她说少来,没门。哎......
    送我上车时,霞子看我不太高兴,又说要不一起回去,把那海报给我一张。我说不要了,又不是小孩子,不太在乎这个的。汽车起动时,她又忽然掉出泪来,我有点不知所措,带的我鼻子也酸酸的。
    门票与她的相片我还保存着,闲时拿出来看看,回忆一下当时的情景,是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。
附:准《清平乐》
——看上海03左麟右李演唱会有感
一段记忆,看左麟右李。
叹全场都是疯子,激动不能自己。
万人欢呼场面,时常跃入眼前。
往后还待再去?今须努力赚钱!
(写于2004年秋)
发表于 2019-9-20 17:55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In an age of intelligence, people are becoming more and more lazy, rarely do you still maintain that kind of (feelings)!
 楼主| 发表于 2019-9-20 21:15:15 | 显示全部楼层
各人表达方式不一样吧,呵呵。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简介|版权声明|联系方式|沪ICP备16048138号-1

© 2001-2019  譚詠麟“你知我知”国际网络歌迷俱乐部  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