譚詠麟“你知我知”国际网络歌迷俱乐部

查看: 77|回复: 0
收起左侧

梦仍是一样(为我而写、为她而歌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1-19 11:34:5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《梦仍是一样》(上)
——(为我而写、为她而歌)
    一向年光有限身,等闲离别易销魂,酒筵歌席莫辞频。
    满目山河空念远,落花风雨更伤春。不如怜取眼前人。
    记得在大学的不固定座位上,我在一张课桌上用圆珠笔抄录了这首晏殊的《浣溪沙》(胶板桌面,字迹用点力就可以用帕子拭去),但“筵”字一时写不出来,就画了个圈代替。大概两年后,当终于如愿与心爱的她在一起时,我无意中翻看了她的一本笔记本,扉页抄有这首词,但也少了个“筵”字,我问何故?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,以前在电视上有个教授讲解过这首词,非常喜欢,次日便在课桌上发现刻有这首词,但漏有一字,那个字我会念不会写……
    三年前了吧,有次我发微信朋友圈,随手分享了谭咏麟的一首歌——《梦仍是一样》,我二姐在后面回了一行字:少年情怀总是诗!……不是一首歌吗?是一首诗吗?……二姐是了解我的,当时,是二姐含着泪眼,劝离了来自千里之外的她……
    追想当年,读大学的第一天,第一节课,我第一眼见她就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,她是那么的漂亮!好比一个梦偷偷降临我的世界!她的脸颊天生有些泛红,眼睛是猫眼(大抵和王姬与关之琳差不多的那种,她本人也有像王姬),那双眼,虽然好摄魂,但在往后的日子里,我亦是几乎不敢与其对视,我宁愿在她熟睡后看着她——我想,这就是为什么有人称心爱的女子为女王的意思吧。她平时有点显忧郁,但不全是,又挺自信的!整个年级的男生几乎是统一称她为美女,她的一举一动,男生们都为其倾倒!可能是感觉有点冷艳吧,背后讲她的人远比追她的人多,但讲到她时,全无亵渎的语言,可谓“虽不能至,然心向往之。”学校的女生宿舍楼要经过一个小篮球场,每当黄昏的时候,我习惯的去球场边草地上坐着,不为看球,只为看到她——因为这个时段她一般要经过此地来回两次,一次是吃晚饭及去澡堂,一次去图书馆看书、自习。整个大学期间,每次上课我都是先找她坐在哪里?然后挑一个能看见她的不近不远的位置坐下。学业则不算颓废吧,总之,自我感觉很好、一回想起就很幸福、满足!——我深深的记得,三年来,她有过两次与我对视的微笑:一次是晚自习,时间还很早,她当时坐在窗边跟着广播哼着周惠的那首《约定》,被来教室拿东西的我发现,她有点害羞的瞟了我一眼,算是打招呼吧,朝我笑了笑;另一次是她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,翘起二郎腿,脚尖还勾着凉鞋晃动着,被我“隔座送钩”发现“坐没坐相”后,低头浅笑了一下——这一笑,我心都软了。我想,怦然心动就是这么个意思了!而她除有这两次带有点笑意的看着我外,似乎对我没有什么感觉,压根儿不知道我喜欢她。我也一直没有机会或说不敢与她较近距离接触、搭话,这种“近她情更怯”的心态一直无法自我调整,又让我非常的沮丧。时光总是那么容易消逝,一晃三年即将过去,到了实习时间,我怀着千般失落的心情来到一个地级市实习,而她通过她哥哥的关系,留在省城实习。我以为,我与她的故事,还未开始就这样结束了。
    来到实习所在的城市,大概一个星期后的假日,我上网发现她QQ在线,并在十多分钟前已发来信息问我,是回家乡了?还是在某地实习?虽然是很平淡的问候语,我忽然察觉到她也在乎我的,至少没有忘记我,还留意着我的去向……我异常的激动,一下子“豁出去了”好多字,向她倾诉三年以来对她的仰慕之情和思念之苦!她那边却不答话……不等她回复,我说我明天要去见你!在学校旁的网吧等你!然后就做贼似的关了QQ……    第二天,坐了三个多小时的火车,我来到学校旁的网吧,挑了个正对大门的位置,打开QQ,她的QQ不在线,但闪着一条昨天留的信息,只冷冰冰的四个字:我不会去!……我大脑突然一片空白——自己是不是太天真了!但又感觉她一定会来的,甚至已在某个角落里观察着我的举动!……环顾四周,哪有她的影子?……这时,外面又下起了雨,越来越大……我盯着电脑抽了两根烟,站起身来,正不知所措时——一抬头就看见了她!——她正合着雨伞站在门口,歪着头抿着嘴,脸带笑意的看着我说:还未吃饭吧?……我说:你来啦!这雨下的……真是时候!她说:我只想看看你会不会来……事后,我才知道,其实她之前已来过一次,但火车晚点了近一个小时,她生气的认为我是言而无信的骗子,就回去了,因为下雨,不放心,又来看看。
    那一晚,我们说了好多话,我发现我们好有话题,很多的共同语言,我也了解了一些她的过去。她家里排第七,家庭状况有点复杂,母亲早亡,父亲酗酒,经常打自己的子女,这导致她的左锁骨是断了的,因为未得到及时治疗,断口未对好,畸形了。她是个可怜的女孩子,也是个可爱的女孩子,还非常有个性,在读初中时,因为老师的一次错判,罚她扫地,她居然一股脑把教室的桌椅统统搬到教室外面,并把教室门锁死,以示抗议!第二天轰动全校,直到老师了解真相后,郑重的向她道歉!……我狐疑的望着她,拉着她的手,一看,的确,手指的骨头虽然纤细,却比较硬!但准备的自己的一些“光辉的历史事迹”,已不知该怎么讲给她听了……
    实习的一年,我们每逢节假日,都往返于要坐三个小时火车的两地之间!大都是我去她那,有一次还错过站到了外省……有时,我们来到学校旁的立交桥下,在阳光明媚的下午,躺在柔软的草地上,交换着各自方言的情话,绝对的无忧无虑!有时,来到江畔(或是湖畔?省城这中国最大的湖,与江基本连一块了)挽手漫步,诉说着梦想!我们还与泊在岸边的渔船上的船老大聊天,拉家常,逗他们的孩子玩,直到黄昏后……我清楚的记得,她说过,她一定会嫁给我的!我也说过,一定会娶她!一定!——但这些光景就这样远去了,每一个想她的夜晚,是那么的漫长。
    实习结束后,再回到学校不到半年就要毕业了,我们憧憬着美好未来时,就在毕业前半个月,她要回去一趟,我送她时,实在太舍不得她了,在路上非常自然的就抱住她亲了她一口——在这之前及以后,我都是很看不惯这样的行为的。几天后,当她回来时,却满脸愁云,带来一个不好的消息,文中提的她的哥哥,也就是她五哥,出事了!当天晚上,她约我出来,说去公园坐坐,并且破天荒的要我给她唱一首粤语歌,说虽然听不懂,但是喜欢听我唱。我随即用“谭式粤语”唱了一首《风继续吹》,唱着唱着,她抱着我就哭了……她五哥是个天主教的神甫,级别比较高的那种,具体什么事务的,我也不太清楚,教会好像也有什么产业的,据说省城有座高级宾馆就是教会名下的产权(她家乡有好几个女子通过她五哥的关系在宾馆做事),因为哥姐们都成了家,从大概小学三、四年级时,就是她一直未婚的五哥(好像神甫不结婚的)开始养她了,读大学的费用也是她五哥供她的,她非常的敬爱她五哥……(接着,有些事就不好说了)
    毕业后,我回到家中,接着有了自己的家庭和孩子……三年后,她来到我的家乡,找到了我……结果却是在我二姐安排和监视下,在一个酒店,作出了告别……其实,我们还偷偷见过一次,是在铁轨旁的一个小屋前的草地上,我们背靠背而坐——良久无言的一个梦中。之后,再未见过。
    今年7月份,我千里迢迢的去肇庆市看谭咏麟的演唱会,买的是看台票,安可环节时,体育场响起了谭咏麟自己谱曲的《梦仍是一样》,当前奏如思潮滚滚而来,歌声洞彻整个体育场,强烈的时空感让我顿时泪流满面,这首歌的一字一句,仿佛就是为我而写、为她而歌……我无法自拔,怕人笑话,只有假装咳嗽俯下身子,掩面而泣,心里乞求演唱会快快结束……我知道,她早已永在我心!可是,此生,几乎不可能再见面了!xj,愿你余生安好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简介|版权声明|联系方式|沪ICP备16048138号-1

© 2001-2019  譚詠麟“你知我知”国际网络歌迷俱乐部  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