譚詠麟“你知我知”国际网络歌迷俱乐部

查看: 529|回复: 2
收起左侧

[伦迷心水] 像我这样的朋友(我的一些青春散记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12-10 10:32:4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 孩提时代摇篮曲,少年情怀总是诗。
    赤壁怀古痘不见,大江东去奔四十。
    不再25岁的我,昨天在朋友圈“很文艺”的发了一首打油诗,虽然获得不少点赞,矫情的说,但还是有点伤怀!今天,又在某音乐软件看到一条留言,写道:青春易逝,四十不惑,感觉朋友越来越少了!是这样的吗?我照了照镜子,年轻时脸上曾经有好些青春痘,当时还挺担心的,如此凹凸不平的疤脸,怎么找到女朋友啊?而今,痘痘早已消失了,却发现自己不再年轻,我用手指捻起自己的手背,发现皮肤也没那么有弹性了。再翻翻相册,出现一张有点模糊的照片——这是一张我与朋友的合影,准确的说是我的一个校友,比我高两届,认识在一个电子游戏室,当时我在玩游戏,隔壁的一台游戏机卡币,续币的玩家因此未赶上时间,情急之下用脚踢了游戏机几下……老板赶过来认为是我,不分青红皂白的推搡了我一下。当时这个朋友就在边上,说不关他的事,为什么打他,欺负他小吗?!然后与老板拉扯在一块,干了一架……从此我们成为好朋友,这个朋友后来又伙同他人套一个合伙人的钱(简单的说就是黑吃黑),而我,稀里糊涂的给他当了一回枪手……而今呢?这个朋友早已不知下落……
    回想往事,有20多年了,那时卫生系统管理混乱,在市场经济的冲击下,人人都想多赚点钱,我亦是如此,遂停薪留职开了诊所——挂羊头卖狗肉(牌子是保健品店,实是诊所),守过店的人都知道,日日守在店里看似清闲事,其实是很枯燥很辛苦的,我幸好有个也是学医的大姐,医疗口碑好,在当地也算是小有名气。每当晚上时,大姐几乎都会来我店帮忙。我呢,若是没有病人,上面所说的这个朋友就来约我出去玩了……有一天,他神兮兮的又把我约出来,说帮他一个忙,我说什么忙?他说与人合伙刚开了一个场子,需要我去增点人气,我说我不玩这样的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他说就算帮他一个忙吧,尽管玩,输算他的,赢了算是对我的报酬,每晚玩1至2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人气上来了后就随你爱玩不玩,过后另有酬谢,并比划了一个数!这是稳赚不亏的事啊,我知道他向来玩的大,过后的报酬又实在可观,没加思索就应承下来。
    他的场子是在郊区的一个小院落,门前是晒谷坪,虽然已停了七、八辆车了,停车也还方便。我跟着朋友走了进去,里面大厅已经乌烟瘴气了,好浓的烟雾熏的我出眼泪,当我的眼睛慢慢适应下来后,我环顾四周,的确,玩的人不多,二三十个人的样子,但好像有几个人在哪里见过,心想,他们都是社会上混的,小县城本身也不大,见过也很正常。场面不算火爆,但也不会冷场。我在朋友的事先安排下,开始下注了,还真的挺刺激,我想反正也不是自己的钱,一把比一把下的大,直至他们有点吃惊的看着我……大概1个小时的样子,我输了不少钱,出来后,我说真爽啊,可惜是输钱,并一边把剩下的钱还给他……我朋友笑了笑,说你留着吧,明天还要用,并再次把一大把钱交到我手上。就这样,虽说是赢了算我的,我基本都是以输为主,几乎没赢过钱,大概玩了20天左右吧,我朋友对我说,今天,我们要把钱全部赢回来!我狐疑的望着他,说,就我这水平怎么赢?再则,不是你的庄吗?都是你自己的钱啊?他未回答,只说到时你以灰色夹克男子的暗号为准,他暗示某个位置时,你就压其对角线的位置!我突然明白了我扮演的角色,我被他利用了,这是一步一步的把我拉进来当枪使啊!朋友似乎看穿我的心思,说,怪我事先没与讲,你不在社会上混,脸生,没有人会留意你,我也是实在找不到人!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把我的合伙人的钱全部弄过来……放心吧,那小子是个官二代,我们也算是劫富济贫了!……就做这一次,发现不了的,事后就算知道也没有关系,他们没有证据,再说了,他们的钱也来路不正!……一路的“洗脑”,也容不得我多想了,不知不觉就已经到了场子门口,我朋友又再次拍着胸脯安慰我,让我放心,万一被识破,里面有自己的人,绝不敢把你怎么样。
   经过二十多天的“培训”,我也算是熟客了,并且扮演的是大客户的角色,我一进去,庄家的几个手下就围上来,虽然又是递烟又是点火的,我忽然感到后脑勺有点发凉,实在有点慌,心想,万一露馅,我不会像电影上的一样被砍吧?!……玩的规则很简单,不是玩扑克牌,是把钱压在桌上的十二生肖上(生肖上标有多少倍数),玩的是六面动物图案的骰子,你猜骰子最后哪面向上就把钱往哪个生肖上压。开始玩了,我定了定神,开始压钱,我只要按我身旁的灰衣男子的暗示压钱就可以了……仅半个小时,我几乎是每压必中,不断地赢钱——第一次知道赢钱还会那么紧张!——一个小时过去了,几乎全部钱都到了我这里,可以这样子讲,当时,我的眼底全是钱!好比一座山一样!身旁的三、四袋子的钱加上桌上自己面前堆放的,几乎可以装满两个蛇皮袋了!当我收到暗号,将要收手时,意外却发生了——我的脚踝好像被什么东西舔了一下(事后发现是一条狗的舌头)。本身就很紧张的我忽地直起身来,这一直身,就将灰衣男子撞了一下,还把他一直伸进裤兜的左手给带了出来,掉出一个要命的东西——微型遥控器。摇骰子的也是受到了惊吓,手一抖就把碗过早的拿开,碗拿开时,骰子还在桌子上转动……四周马上就有人围了过来,然后灰衣男子脸上就被抽了一记耳光,接着肚子上又被打了一拳,哎呦一声立马痛苦的蹲下身来……却被人一把提起来,和摇骰子的一起被按在桌子上,动弹不得!桌面上的钱散了一地,整个大厅忽然死一般的沉寂!有动作快的人立马就跑走了,但大门马上被庄家的人堵死!我大脑嗡嗡直响,感觉脸在发烫,嘴唇真的在抖,就好比吃了川椒一样!我的心跳也扑通扑通跳得非常快,身上全是汗!……愣在那里,心想,这下完了!完了!……这时,一众人拥进一个与我年龄相仿的25、6岁左右瘦瘦的小伙子……我一看,这不是去年我的一个病人吗?是一个离休干部的孙子……这时,有人向他比划着的刚才发生的事,并指着我说,今晚的钱,几乎都被他弄走!——然后并抽出了铁棍……接着就是灰衣男子与摇骰子的两声惨叫!……又一下就抓住我的胳膊,我四下寻去,我朋友早已不知踪影了……正想挣扎,哪里挣的动?!那个瘦瘦的小伙子发话了,说等下,歪过头来对我说,X医生吧?你怎么在这里?——我知道怎么回事,他跑不了(应该是指我朋友)——最后,他示意那人放开我让我先走!居然让我就这样先走了!就这样先走了!——简直是遇上皇帝大赦天下啊!至今,想起那天晚上,我就恍恍惚惚的如梦游一样,只记得是一出门撒腿就跑,一直跑到一个同学家住了一晚,不敢回家。
    大概一个星期后的一个晚上,这个小伙子独自一人来到我店里,我与我大姐都在诊所,当时就一个病人在里头打吊瓶,我大姐在里头给病人拔针。他大摇大摆的进来后就好像收租的房东一样,也不看我一眼,只是环视了一下后四处乱碰我柜台的东西,还拿起我的听诊器煞有其事的听自己的心脏……然后探进头去,与我大姐打了个招呼说,X医生,待会我约你弟弟出去吃宵夜,要有劳您看一下店了……那口气、态度简直就是一个绅士一样。虽然不知道他葫芦里装的什么药?可能感觉他并无恶意吧——毕竟当时他要教训我也不会让我走。就这样,等那个病人走后,我坐进他的小车……他说去买烟,让我等一下……趁他买烟的工夫,我在脑海中梳理了一下他的病历:他在17、8岁时就得了性病,后来发展成慢性性病并尿道神经官能症。本身是单纯性的,用用抗生素就会好,但他生活无节制,还饮酒,加之不正规的停停打打的治疗,症状反反复复,五六年来不知用了多少药,一直无法根治……然后找到我的诊所,准确的说是我大姐给他西药规范治疗,我则是用中药给他调理,治好了他的病。今天,把我叫到他的车上,他想怎么样呢?正胡思乱想,车窗外噼里啪啦的一阵响,我摇下车窗,我看见三四个人拿着木棍,冲进我的店里,正在砸我的诊所的柜台、药品,我猛的打开车门,正要下车,他走过来,沉下脸说说,你最好别动!接着一连串的骂道:你姐是好人!没有人敢动她!不必担心……但你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!你知道我爷爷是谁吗!?你知道你那个朋友怎么死的吗?(其实我朋友没死,他被迫出了一大笔的钱“消灾”,听人说是至少出了三倍的钱及摆了10来桌的“加红饭”才了结此事)……然后把我载到一个学校门口,停了下来——那一本正经的说话的样子让人觉得有点搞笑!原来,他女朋友也得了病,他凭“经验”断定应该是与他之前一样的病……总之是要我与我大姐把她的病治好!我此时好像有种大义凛然的画面在脑海闪过,反质问他说,诊所都被你砸了,怎么治!?他玩世不恭的又仰天哈哈大笑起来,你知道我为啥砸你店吗?我若不砸你店,你怎么死的都不知道!你那破店值几个钱?值我手上这枚戒指一半的钱吗?……多少钱过后我赔你,哈哈!最后,他又说,你那个朋友还可以,说你不知情,是个斯文人,求我别为难你……
    其实他的女朋友也不是什么性病,妇科病而已,他只是真的有点“神经官能症”了!我大姐给她开了点口服药和外用药,几天就好了。他请吃饭,一本正经的问我诊所投资了多少钱?我连忙说不用,也是真的不用,开诊所不是开药房,“靠技术”吃饭,药也不多的。再说了,我离开场子那天,身上还有几万元现金,足够了!他又大笑起来,说,我TM错怪他了!……我问错怪谁?他说是他的手下,那天事后盘点,少了10来万,他以为是他的手下趁乱私吞了这笔钱!然后他又说要不要帮你办个证?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给人看病了。我说在职人员不可以开诊所,辞职的话家人也不太同意,准备返回卫生院上班去。
    最后说说我的那个朋友,自那天出事后,三四年都未曾见到过他,据说是犯了事——这次可不是“江湖事”了,是有立案的。忽然有一天,他在一个大清早把我叫了出去。在县城郊外的一个桔园旁,他拉住我的手,哭丧着脸,连说对不起你,害你的店给人砸了……我说你有话就说,怎么回事?他说现在走投无路了,出事后又酒后伤人,警察在找他,两个断手的同伙的家人也在四处找他!老婆昨天又恰逢生产,产后大出血,双胞胎死了一个,还有一个也……诉了一大堆!总之,急需一笔钱!我说是双胞胎?你确定是你的?这几年你不是在外面啊?他说他其实并未走多远,一直在乡下给人看果园……也不知真假,我随即给了他一笔钱,之后就再未见到过他。据说结案需要50万左右,他与家人拿不出钱,又不愿投案自首,所以至今仍未结案……
    朋友有很多种,有时还真不是好或坏就能区分开来!但我自认问心无愧,还算对得起朋友!当然,经过这件事后,我也是选择性的有意无意的“疏远”一些朋友,一是自己仍在乡下上班,平时回家少,休假时,尽量的与孩子在一起;二是有些事也看淡或说看得比较透了!我心中向往的朋友之交,莫过于得闲时、坐下来喝上一杯茶,天南海北的聊聊天,仅此而已。无事尽量少去麻烦朋友。当朋友真的有困难了,陷入绝望中,则力所能及的伸出自己的手去——我不是与众不同,只是请朋友记得,记得最后还有像我这样的朋友!




点评

请看x.co/upp(网址) 看海外真实报道,肺炎的惊天内幕正在浮现...... git.io/haaaa (网址)  发表于 2020-5-16 12:14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手机版|网站简介|版权声明|联系方式|沪ICP备16048138号-1

© 2001-2020  譚詠麟“你知我知”国际网络歌迷俱乐部  版权所有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